行業熱文

ERA-EDTA學術觀點總結

時間 :  2016-09-26

發布時間︰2016-06-08

    2016年5月21-24日,第53屆歐洲腎髒病協會-透析與移植會議(ERA-EDTA)在奧地利歷史名城維也納成功舉行。Gert Mayer任大會主席,注冊參會人數超過8000人。來自全球的專家共同探討腎病領域最新的臨床及科研信息。
    接下來,與大家分享前沿信息︰
    1.目前,奧地利注冊的血液透析中心有68家,大多數為醫院。其中,有26家同時提供腹膜透析治療。奧地利有三所大學對于腎病的研究教育非常活躍,分別坐落于維也納、格拉茨和因斯布魯克。這三個城市加上林茨,每年大約完成400多例腎移植手術。
                            ——Nephrology in Austria: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Karl Lhotta, President of the Austrian Society of Nephrology
    2.如果在產前和出生時期出現不能解釋的腎髒表現,需要考慮“母嬰同種免疫性腎小球病”的診斷。這些表現可在第一周增加或消失,即使過後又會出現;也可能在反復妊娠時明顯增加。懷疑“母嬰同種免疫性腎小球病”時,建議做如下檢查︰ヾ檢測母嬰循環中的抗NEP抗體;ゝ證實中性內 黴(NEP)存在母親的尿液和粒細胞中;ゞ做基因突變篩選以明確是否有基因缺陷。
——Immunization in pregnancy leads to membranous nephropathy
                                              Pierre Ronco, Paris, France
    3.一項2012年研究項目統計出,中國CKD患者約有1.2億,佔人口總數的10.8%。其中1%-2% CKD患者進展為ESRD。CKD在中國流行的地理特征︰南方發病率12.1%,農村地區發病率13.6%,牙周病患者中發病率18.2%,高原地區發病率19.1%,一級親屬發病率29.7%。
                                  ——CKD in China: Current and Perspective
                                                        余學清,China
    4.糖尿病和前驅糖尿病在中國的流行病學︰至2010年,中國糖尿病患者總數為924萬人,佔總人口的9.7%。前驅糖尿病患者總數為1482萬人,佔總人口的15.5%。
                                  ——CKD in China: Current and Perspective
                                                         余學清,China
    5.過去20年中對可移植器官的需求,最終增加了利用年老瀕死捐贈者的腎髒。瀕死腎髒捐贈者的中位數年齡大約為55歲。ERA-EDTA登記處對1410位接受腎移植的成年患者進行統計分析,得出結論︰移植生存期10年的患者達54%,其中,年輕患者10年移植生存率達60%,老年患者10年移植生存率達40-49%。
——Encouraging kidney transplant outcomes from older deceased donors: A paired kidney analysis by the ERA-EDTA Registry
Maria Pippias, The Netherlands
    6.異常鈣化在CKD患者中是一種突出的並發癥。眼病、壞死皮膚損傷、動脈粥樣硬化和軟組織沉積都存在異常鈣化的中心要素。在CKD的病理生理學機制中,血管鈣化與心血管死亡率明顯相關。很顯然,異常的骨代謝是心血管鈣化最可能的元凶。新的研究顯示︰在CKD的發病機制中,骨的中心作用比既往認為的要重要得多。骨影響CKD的一種途徑是通過產生FGF23和磷酸鹽。這兩種物質成比例地直接影響心血管事件和生存。FGF23預示磷酸鹽的增加,也可能是CKD骨病的早期標志物。與含鈣磷酸鹽結合劑相比,使用不含鈣的磷酸鹽結合劑可降低死亡風險。
——Abnormal bone metabolism: the most likely culprit for vascular calcification
                                               Mario Cozzolino, Milan, Italy
    7.高血壓在CKD的兒童患者中很普遍。CKD 2-4期的兒童中佔52-67%,慢性透析兒童中佔59-79%,腎移植兒童中佔56-93%。血壓控制不理想與CKD2-4期兒童的疾病快速進展相關,加速終末期腎病兒童殘余腎功能的消失,同時,也與左心室質量指數和頸動脈內中膜厚度呈正相關。CKD患兒的高血壓病理生理復雜且具有多因性,傳統認為容量負荷超載及RAAS系統激活是主要原因,但是其他因素的作用也不可忽視,如交感神經過度興奮、內皮功能紊亂、慢性甲狀旁腺功能亢進以及藥物因素等。
——Optimizing blood pressure control in pediatric CKD and dialysis patients
                                              Fabio Paglialonga, Milan,Italy
    8.調節T細胞(Treg)可延緩許多免疫介導疾病的進程,包括新月體型腎小球腎炎。CD103+樹突細胞和脊髓IκB激黴2(IKK2)是控制腎Treg的重要因素。
 ——The role of regulatory T cells in crescentic glomerulonephritis
     Christian Kurts, Bonn, Germany
    9.尿毒癥患者的高密度脂蛋白(HDL)內富含甘油三酯和各種蛋白 [如血清澱粉樣蛋白(SSA),表面活化蛋白B(SP-B)或載脂蛋白C3(apo-C3)],同時缺失載脂蛋白A1(apo-A1)並伴有磷脂和游離膽固醇的下降。
    CKD患者HDL質量中這些特征性的改變可能是導致CKD患者心血管死亡率高發的潛在關鍵分子機制。
——HDL quality is impaired in chronic kidney disease

                                         Marcus D.Saemann, Vienna, Austria

(申博生物 張雪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