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熱文

歐洲專家工作組關于透析患者高血壓的診治意見(2017)

時間 :  2017-03-10

        2017 年歐洲腎髒病協會(ERA)、歐洲透析移植協會(EDTA)和歐洲高血壓協會(ESH)的專家工作組共同撰寫了這篇文章,總結了透析患者高血壓的診斷、流行病學、發病機制和治療,並指明了未來的研究方向。申博和大家一起分享這篇文章的主要內容。

透析患者高血壓的診斷
        2004 年美國腎髒病基金會 - 改善腎髒病預後和質量專家組(NKF-KDOQI)指南曾提出透析患者的高血壓診斷標準為︰透析前血壓超過 140/90 mmhg 或透析後血壓超過 130/80 mmHg。
        但本文中工作組專家認為這個標準不合理。首先,圍透析期血壓不能準確地反映患者的實際血壓情況,有很多因素會引起血壓波動,諸如白大衣效應;患者透析穿刺時緊張、害怕;患者急于開始透析或急于離開透析室而沒有充分休息後再測量;兩上肢曾多次內瘺手術等等。此外,有研究發現圍透析期血壓值與透析間期的血壓值差異很大,且與預後的關系不明確。
        所以,工作組專家認為應使用更準確的測量方式來代替 KDOQI 的診斷標準。比如家庭測量血壓、動態監測血壓、非透析日醫院測量血壓。具體閾值及測量方法見表 1。
表 1 透析患者高血壓的診斷標準

image002.jpg

    

測量方法︰安靜環境、坐位、背部及手臂放松、休息 5 分鐘、間隔 2 分鐘測量 2∼3 次。
        由于診斷標準不一致,流行病學數據也有很大差別。從多個大規模的研究結果看,血液透析患者高血壓的發生率波動在 71.9%∼ 87.7%,藥物治療率在 81.5%∼93.2%,血壓控制率在 30.3%∼71.1%。腹膜透析患者高血壓的發生率在 69%∼88%。
        血液透析患者的全因死亡和心血管事件死亡與圍透析期血壓的關系尚不明確(可能無關或呈「U」型關系),而與透析間期的血壓關系密切。透析間期高血壓增加血液透析患者的全因死亡和心血管事件死亡風險。

透析患者高血壓的病理生理
表 2 透析患者高血壓的主要發病機制   

image004.jpg

          
透析患者高血壓的非藥物治療       
        非藥物治療主要針對透析患者的水鈉瀦留問題,是透析患者高血壓的基礎治療,具體見表 3。  
表 3 非藥物治療方案

image006.jpg

 
透析患者高血壓的藥物治療     
        常用藥物治療包括β受體阻滯劑、血管緊張素轉換黴抑制劑(ACEI)、血管緊張素受體阻斷劑(ARB)、鈣離子拮抗劑(CCB)、鹽皮質激素受體拮抗劑。它們對血透患者臨床預後的影響見表 4。  
表 4 常用降壓藥物對血透患者臨床預後的影響研究

image008.jpg

透析患者高血壓的未來發展
表 5 透析患者高血壓的未來研究方向

image010.jpg

        總之,透析患者的高血壓在診斷、流行病學、發病機制、預後、治療等方面都與普通人群高血壓有不同之處,值得申博深入探究和總結。

(本文來源于網絡,作者︰于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