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熱文

控制不住我自己——“不寧腿綜合征”的三兩事

時間 :  2018-10-15

“不寧腿綜合征”的三兩事

44.jpg

      對于尿毒癥癥患者來說經常會踫到類似的情況︰“每次都在睡眠時腿部感覺像有蟲在爬的感覺,逼迫自己不能入睡,必須起來活動。這樣反復到三四點鐘,真的是好難受啊……”

      這其實是常見的不寧腿綜合癥的一種表現。它是對于尿毒癥患者血液透析時常見的一種神經系統並發癥。而大約65%的尿毒癥患者有周圍神經損害癥狀,不寧腿綜合征是其癥狀之一,不寧腿綜合征主要表現為下肢深部發癢,蟻走感,足部不適,每于傍晚或入睡時出現癥狀,透析時亦可出 現,活動肢體可緩解[1]。 發病率高20%~40%[2] 下面對它進行詳細的剖析︰

發病的原因

      血液透析不寧腿綜合癥合並發病機制目前尚不十分明確,可能會是多種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大多數研究表明某些尿毒癥毒素在體內蓄積,產生水、電解質、酸堿平衡紊亂、血糖異常及營養不良等可使周圍神經發生脫髓鞘表現,神經傳導速度也減慢。慢性腎功能衰竭患者血中存在一種紅細胞轉酮黴活性抑制物,可抑制轉酮黴,導致硫胺代謝異常,使中樞及周圍神經的髓鞘發生退行性改變,使神經傳導速度減慢[3]。維持性血液透析患者隨透析時間延長,透析不充分,體內小分子毒素,中、大分子毒素蓄積增多,對此病起主要作用,已經有研究表明不寧腿綜合征會升高血磷與甲狀旁腺激素(PTH)的水平[4],而這兩者卻和腎性骨病息息相關。

臨床主要表現

      1、因腿部不適引發的腿部活動。患者腿部常有難以描述的不適感,如蠕動、蟻走、瘙癢、燒灼、觸電感等;感覺異常位于肢體深部,多數以累及下肢為主,單側或雙側,半數患者也可累及上肢。活動後上述癥狀可以緩解;

      2、靜息後(坐和躺)可使癥狀出現或加重;

      3、持續活動可使癥狀部分或全部緩解。輕癥者在床上和椅子上伸展一下肢體即可緩解癥狀;重癥者需來回踱步、搓揉下肢、伸屈肢體才能減輕癥狀。重新平躺或坐下後數分鐘至1h,上述癥狀常常再次出現;

      4、夜間癥狀加重。典型者在23點至次日凌晨4點最為嚴重,故經常嚴重影響患者睡眠。早晨6點至中午12點癥狀最輕。 

      不寧腿綜合癥不但影響到申博的正常生活,也是誘導心血管疾病的一個原因,與申博的生命健康息息相關,那申博應該如何治療呢?

常規的藥物治療

      1、抗帕金森病藥——多巴胺制劑;

      2、鎮靜催眠劑,地西泮,氯硝西泮或馬來酸咪達唑侖片等;

      3、抗癲癇藥︰如卡馬西平

      RLS 藥物治療應從低劑量開始,幾種藥物聯合或輪替使用,但不宜長期使用。由于腎功能衰竭時,藥物經腎排泄困難,導致體內蓄積與作用時間延長,高濃度易引起周圍神經損害,因此應用經腎代謝的藥物醫生會酌情減量。簡單的來說就是要遵從醫囑,不要隨便的增加或減少藥物的用量。

血液淨化治療

      盡早、充分透析,腹膜透析對清除中、大分子毒素優于常規血透,血液透析中血液透析灌流治療效果較血液透析濾過更好[5] 。

      除了藥物和血液淨化的治療,申博還需要注意︰注意糾 正營養不良,補充必需氨基酸,如復方α-酮酸,補充維生素B1、B6、B12 等微量元素,積極糾正水鈉瀦留、電解質紊亂及酸中毒,應用促紅細胞生成素和鐵劑糾正貧血,使血紅蛋白為維持在 110~120 g/L,血清鐵蛋白>200 ng/ml;與此同時建議患者養成良好的睡眠習慣,減少白天睡眠時間,少飲 咖啡、濃茶等物質。

最後筆者想說,保持個好的生活習慣,听從醫囑,積極治療,我的雙腿听我的!

參考文獻︰

[1] 關廣聚,時一民.臨床血液淨化學[J].濟南:山東科學技術出版社,2003: 155.?

[2] Collado-seidel V,kohnen R,Samtleben W,et al.Clinical and biochemical findings in uremic patients with and without restless legs syndrome[J]. Am J kidney Dis,1998,31(2):324-328.?

[3] 李春玲,王麗華,郝麗榮.不寧腿綜合癥在血液透析患者中的研究進展[J].牡丹江醫學院報,2005,26(6):53-55.?

[4] patients with end-stage kidney diseaseundergoinglong-term .haemodialysistreatment. Nephrol Dial Transplant 26: 19761983. doi: 10.1093/ndt/gfq681 PMID:21056943.

[5] 王彤,涂陽科,安文文,等.不同血液淨化方式改善尿毒癥血液透析患者不寧腿綜合癥的臨床研究[J].中國血液淨化,2009,8(3)155-157.